第243章利益链

    第243章 利益链

    “我既然说枯木逢春,当然知道方法。不过你这尊佛太大,我这个庙太小。”王冬看着许冰微微一笑。

    他这倒是大实话。

    修真界里是赤裸裸的弱肉强食,有奶便是娘。

    但他敢和天葵和颜江南等人这么搞,却不敢和许冰这么搞。

    许冰是元婴大修士,再往上就是化神大拿,化神、大乘,这些都是修真界里真正巅峰的存在。

    像许冰这种吊着一口气始终不死的元婴老怪,说不定就已经对冲击化神有了些感悟,若是真的再给他肉身强盛,还阳似的一冲,要突破化神说不定还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诸如天葵和颜江南这些金丹,他有足够的好处给,而且他能给出许多别人不可能给金丹的资源。

    他们从别人手里拿不到这么多好处,当然对王冬死心塌地。

    但是许冰不一样。

    一个元婴巅峰,而且很有可能冲击化神的大拿,放在整个十界都是香馍馍,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招揽。

    若是红叶山收了他,恐怕也是第二个扶摇洞天。

    别的人再给个他给不了的好处,这肉食真人就说不定转头把红叶山卖了。

    现在的扶摇洞天就是最好的例子。

    他现在在扶摇洞天就是已经得不到能够让他摆脱目前处境的法子,所以他也直言不讳,扶摇洞天算个屁。

    和这样的人,最多只能做交易,别想着招揽。

    “你的睿智足以点亮这个长生天宝塔。”

    许冰再次对着王冬竖了竖大拇指。

    他和王冬现在说的都是实话,但样子都很装啵依。

    因为此时重重的雷劫还在不断轰击下来,但是王冬是依靠红叶山的这些妖兽轻松的抵挡住,而他则是灵气略微流转,冲击到他身上的雷罡就像一层油光一样顺着他的身体消失了。

    天葵和颜江南看着他的目光里充满了嫉妒。

    经历过金丹大劫和元婴大劫的元婴老怪就是不一样,很多异种雷罡对于这种元婴老怪而言反而是大补。

    “一句话,你如果帮我枯木逢春,我就帮你搞定这里面所有扶摇洞天的人,或者接下来帮你灭了扶摇洞天都行,这长生天宝塔里的东西我也一样不要。”许冰大喇喇的一笑。

    “…….”这句话一说,原本还在依靠着他挡雷劫的净无痕顿时一个冷颤,不由自主的离他远了点。

    听到王冬和许冰的对话,他就越来越觉得当年这许冰百般帮助自己成为原血武圣是有某种不可告人的企图。

    “爽快。”

    王冬也挑了挑大拇指,他也不说话,和琴瑟仙子神念交流了一下,琴瑟仙子点了点头,直接便一个神识冲击过去。

    许冰的身体猛然一震,眼睛顿时亮起。

    “哇哈哈哈哈哈哈…..”

    接着他便是一阵响彻天地的大笑。

    “我草……”

    净无痕和一群幸存的扶摇洞天修士都是面如土色,直觉要完。

    “放心,那方法已经用不到你了。”

    王冬的目光落在净无痕身上,冲着他也一笑,“不过现在就看你什么表态。”

    “表个鸡儿态啊!”

    净无痕一点许冰,他忍不住有点想骂,但是不敢出口,“要不去死,要不给扶摇洞天尽忠。扶摇洞天和我的命相比,算个屁啊。”

    这最上面两个都已经做了墙头草,下面的这群幸存的筑基期修士哪里还看不出形势。

    接下来这许冰和净无痕只要不帮他们抵挡雷劫,他们就直接被雷劫轰杀至渣了,都甚至不需要许冰和净无痕出手杀人灭口。

    “师叔祖让我们做啥我们就做啥。”

    一群筑基期修士纷纷表态。

    “这些人和我们蜒蚰人也差不多嘛。”奥斯卡很中肯的评价。

    “那我让你们自杀你们也干?”许冰眯着眼睛一笑,骂了句小兔崽子们。

    他刚刚有一刹那倒是真的动了些杀心,但是想到刚刚王冬所说的方法还有用得着大量筑基期修士的地方,他才收了杀念。

    普通修士的一个杀念恐怕没有多少人感觉得出来,但是许冰这种元婴大拿的一个杀念,却是明显到了极点。

    这些筑基期修士只觉得浑身都在冰水里面过了一下,接下来瞬间转暖。

    这些人哪里还不明白这元婴老怪的心情变化,顿时一个个恨不得虚空跪拜起来,“为师叔祖效力,百死不辞!”

    说是说百死不辞,但这些人明白自己已经在鬼门关走了一圈回来,接下来应该是安全了。

    “一群废物!”

    净无痕虽然觉得危险还没有过去,但还是看不惯这群筑基期修士,这些筑基期修士平时和别的洞府小打小闹看起来很有用,但是一遇到硬茬子,刚刚明显就一无用处。

    现在这些人以为已经拍好许冰马屁就有用了,但要死要活,还不得看王冬的话?

    “我们红叶山可是一直以德服人。”

    王冬冲着天葵眨了眨眼睛,笑了笑,“正好我们红叶山也缺点编外人员,至于扶摇洞天,那得好好留着,不然我们这些编外人员出去弄了点什么事情,如何找人背锅?”

    天葵一愣,顿时心中暗赞。

    “我就喜欢和你这样睿智的人做交易。”许冰又是哈哈哈的一阵狂笑。

    他是真正的爽快。

    还有什么比阳痿了几十年的直男陡然重整雄风爽快?

    他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我这有个人凝了双金丹,那就劳请许真人帮忙定个雷劫,好让他多聚点雷罡?”

    王冬冲着许冰笑了笑。

    他和许冰倒是两厢放心,都不需要特别防备。

    许冰的枯木逢春只有他能够完成,而等到雷劫结束,要是他今后食言,许冰拉着献祭祥云和他共归于尽,他也占不到什么便宜。

    在修真界里面,这种双向放心又互相有利益里的利益链,最为稳固。

    “居然还能凝双金丹?”

    许冰愣了愣,但旋即神识扫到应劫池,他顿时忍不住也惊叹了一声,“你这家底可算是厚。”

    “调弄雷罡这种事情,当然没有问题。”

    他随即点了点头,脸上戏谑的神色也完全消失,王冬的这种家底,也让他无法用平常的修真者来看王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