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道场

    “你好好收好。”

    王冬对着奥斯卡挤了挤眼睛,“这一对就是你干儿子干女儿了。”

    “老板器重!”

    奥斯卡顿时感动得几乎热泪盈眶,他可不比莫高福地和扶摇洞天这波人这样懵啵依,这两条符煞虫母虫说起来就是一条永不枯竭的灵砂矿脉。

    老板这就是相当于直接丢给他了一条灵砂矿脉的管辖权。

    蜒蚰人在过往的一两个会元里一直都为食物操碎了心,现在跟着老板出了小世界,天天可以换着花样吃,蜒蚰人一两个会元里所有的最高愿望在他们这批蜒蚰人的身上已经得到了大圆满。

    现在王冬又在蜒蚰人面前这么给面子他,他当然感激涕零。

    只是万一要替老板去死是不愿意的。

    树倒猕猴散,奥斯卡和所有的蜒蚰人自认为老板就是大树,他们就是猕猴。

    只要老板不倒,他们就绝对做好最忠实的管家。

    王冬对这批蜒蚰人的天性也已经摸得十分清楚,有句话叫做物尽其用,在他的眼里,这些蜒蚰人当然也不是那种冲锋陷阵的悍将,不过哪一个大宗门,哪一个王朝不需要忠心耿耿的杂役和管家?

    蜒蚰人在这方面就强悍的很。

    比如现在开始收集下面的骨砂时,就已经有一个负责的蜒蚰人悄悄的凑了过来,一脸谄媚,“老板,等下记录这骨砂的时候,要不要故意少记一点,克扣一点?”

    蜒蚰人天生的细致和精明可见一斑。

    这记录的量少,到时候要分给莫高福地的量自然也少。

    “有想法,不过莫高福地是自己人,以后对别人这么干。”王冬拍了拍这名蜒蚰人的肩膀,笑眯眯的给予鼓励。

    现在好的管家已经不缺,蜒蚰人的数量已经足够庞大,而且现在食物不缺乏之后,奥斯卡等一众蜒蚰人的上层也已经开始计划扩增人口。

    蜒蚰人的繁殖扩增很简单,找些表现不好的倒霉蛋切断尾巴就可以。

    最忠诚的伙伴现在也有,吠陀族人和夜家三兄弟这一批班底不错,虽然人数不多,但风气好。

    现在王冬最缺的信得过的生意人。

    修真界不存在永恒的朋友,只存在永恒的利益,这种信得过的生意人,是长期的靠谱利益往来才能形成的。

    现在王冬就有意将这莫高福地变成此类。

    如此一来,今后有什么事情交给这些人办也放心,打不了派几个蜒蚰人协助督查。

    这个时候琴瑟仙子一个心神传念过来,“老板,这两条符煞虫觉得所受待遇还不错,它们觉得需要提醒你一下,这长生天宝塔里那片长生天的修炼道场里,有一处禁制好像和那个妖身元婴有关,有些危险。”

    “是么?”

    王冬心中一动,精神传念过去,“问问它们符煞虫和那妖身元婴什么关系,还有那妖身元婴的来历是否知道?”

    “它们和妖身元婴就是被奴役的关系。”琴瑟仙子精神传念道:“妖身元婴隔一段时间会炼化一部分符煞虫,这妖身元婴的来历它们却是不知,在它们异化有神智之前,这妖身元婴已经存在了。”

    王冬也不多言,挥了挥手就示意大部队开拨,朝着白骨砂海之后那片殿宇群落了下去。

    对于禁制类的东西他倒不是特别担心。

    他现在恐怕是十界之中独一无二的法阵、禁制和炼器大拿,而且他其实所接受的这些见知,大多其实来自幽帝划分十界之前,都是老东西。

    整个修真界一直都在进步,但修炼的功法却始终是一脉相承,法阵和禁制就更是如此,都是讲究的对天地元气的调用,日月星辰甚至位面之力的沟通。

    “啧啧啧厉害了。”

    这片宫殿群就是当年长生天修行和教训弟子的道场,算是整个无定海和长生天宝塔的最核心地带,王冬一接近便是忍不住一阵赞叹。

    这可真是现在所有洞府都弄不出来的手笔。

    倒不是说禁制如何牛啵依,关键是那个时代的许多材料都已经彻底湮灭。

    这一片宫殿,每个殿宇的材质和布置都几乎不同,但又巧妙的用大型复合法阵联系在一起。

    就如最冲着前方正道的第一座大殿,便是如同一座小山般大小,殿宇上方挂着一个金灿灿的牌匾,上书长生证道殿。

    这座大殿通体都是青铜色,墙壁上刻着的符文是河山图,殿顶的符文则是引星图,虽然已经时间太久,失去了灵力的加持,这整座大殿的法阵其实已经失效,但是整座大殿周身依旧水汽缭绕,发出河流潮汐声,殿顶依旧是千万道星光如水帘垂落,落在殿下周身地上,不断溅起一朵朵银色的光花。

    之所以如此,是这座大殿通体都是用秘法青铜铸造而成,而河山图的符文里面,流淌着的是弱水,上方殿顶星图,镶嵌着的都是当年碎星宗炼制的“新星”。

    弱水还只是当年天然生成,只是三千弱水的弱水河枯竭,后世不可得,但碎星宗炼制的新星便是真正的绝品。

    这新星可是迄今为止整个修真界都不知道当年碎星宗用何等手段炼制而成,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当年碎星宗为了炼制新星,是穷全宗之力甚至在九天之上开辟了一个天空城,然后随着一批新星的炼制,天空里的星辰就会少掉一颗。

    这种新星在引聚星力的功效上,是修真界有史以来当之无愧的第一。

    当年这一颗新星都是极为难得,大多都用在某些聚星法阵上。

    碎星宗从兴盛到衰亡也不过就持续了三千年,后来这种新星便成绝品,但眼下这座大殿顶上却至少镶嵌了一千多颗,连王冬都觉得异常奢侈。

    这座大殿之后连接着的一座殿是通体黑红色,居然整殿都是赤红如玉的岩浆在流淌,而且看似并不凝固,只是岩浆之外还不断冒出一朵朵黑色灵芝般的地煞火。

    这种岩浆也是极品,应该出自当年地煞宗的天述熔岩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