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山门行

    看得到吃不到也是白搭。

    许冰眼睛里的光焰迅速消失了。

    越是像他这种花了几百年的时间修炼到元婴的大拿,才越发知道什么时候该取,什么时候该舍。

    他所见因为贪婪而死去的修士,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群星聚元鼎是一等一的宝器炼丹炉,这种炼丹炉不需要其它灵材,本身就是不断汲取纯净星光之中的灵力,慢慢炼制成丹。

    成丹的品阶高低,完全只取决于这丹炉炼丹的时间。

    这群星聚元鼎恐怕在长生天修行时就已经存在,一炉丹药经过这么多年的星力汇聚,将会是何等的品阶?

    这反正是连元婴期的修行者都绝对垂涎的灵丹。

    只是这法藏刚玉小殿上的禁制太过吓人,上面别说是元气,哪怕是神识烙印都不是他所能触碰的。

    “九天阴罗煞法阵是什么?”

    连柳夏蕙都是忍不住大皱眉头,就算是连她这样的刺头,看着那九具跪拜的女尸也是有些不自觉的毛骨悚然。

    “简单而言,就是汇聚九名金丹期女修,然后用最狠辣的手段将这九名金丹期女修折磨致死,然后又用特殊手段将这九名金丹期女修炼制成法尸,令体内灵气和怨气不散。这种法尸不比普通的法晶,普通的法晶是时间越长,灵力越来越消散,但是这种法尸神魂不得消散,被禁锢其中的时间越久,灵力和怨气反而增长,这也是这个法阵如此厉害的道理。”

    王冬看了她一眼,道:“而且这法阵最厉害的一点在于,万一用强力破法,哪怕真的能够轰破这法殿的外围防护,等到禁制一崩溃,这九具法尸一脱困而出,积蓄的力量也会瞬间夺舍,到时这九具法尸灰飞烟灭,但是她们却是能够夺舍变成九具真正的阴罗煞。”..

    “那不是白搭,元婴期的修士也根本轰不破这外层的防护法阵,更不用说这内里的九具法尸了。”许冰想着这种法尸都觉得发毛,他生怕王冬见财起意,忍不住乱搞。

    这一乱搞就容易搞出事情。

    但事实证明他还是太小看了王冬。

    王冬看着他矜持的一笑,“专业的事情要用专业的手段,任何法阵当然要用专业的破法。”

    “老板厉害。”

    一群蜒蚰人顿时听出了端倪,大拍马屁,“老板你连这种法阵禁制都能破。”

    “真的能行?”许冰看着王冬的目光还是有些怀疑。

    “破是能破,就是条件比较苛刻。需要九个不同灵根的金丹修士。”王冬知道不抛出点证据这个大佬也不相信,他也不废话,接下来就是一阵专业术语。

    许冰听得眼睛贼亮。

    “九个不同灵根的金丹修士,这不算难,就是要花点时间。”许冰略一沉吟,“但是这无定海长生天宝塔很有可能消息走漏,能将这长生天宝塔直接收走?”

    “收走不了。这些法殿连着这法阵枢纽,要是想用别种手段收走长生天宝塔,这些法殿就和元气失衡的金丹差不多,一个个都得爆,这些法殿要是爆起来,整个无定海都要变成一朵烂菊花。”王冬一摊手,“现在很简单,要么守着无定海,等找齐九个不同灵根的金丹修士来破这个法阵,要么就是这里彻底放了,看能从长生天宝塔拆几块砖就几块砖。”

    “你也别用言语激我。”

    许冰看着王冬斜着眼睛看着自己的样子,如何看不出王冬的心里想法,他眯着眼睛冷冷一笑,“连你这新生大拿都敢一搏,我这已经木化的老朽有什么不敢搏的,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你,光从一两个洞府是不可能凑得齐九个不同灵根的金丹修士的,这些金丹修士和他们背后的洞府都是精得跟鬼似的,谁知道最后会搞出什么样的风波,你要是不怕事大,我这就帮你找人,但这里面的一炉聚星丹,我要个几颗总不过分?”

    “当然不算过分。”王冬打了个响指,“既然如此,那一件一件来,按照约定,先把你这半死不活的木化身炼了。”

    许冰看着王冬嘿嘿一笑,并不言语,但是他的笑容却是让红叶山众都是浑身鸡皮疙瘩一抖。

    这不言而喻了。

    他其实已经在等着王冬说这句话,如果王冬敢在这件事上做什么手脚,他也一定会想出什么阴招来个鱼死网破。

    “既然这样,天葵道友,你们先帮我们镇守这无尽海,这长生天宝塔先交给你们,我们先返回红叶山,若这里有变故,我们马上返回。”

    王冬对着莫高福地一群人挤了挤眼睛。

    莫高福地这些人看着王冬这些手段,早就死心塌地,更何况有传送法阵相通,万一有什么强敌入侵也是应付自如,而且在无尽海和长生天宝塔里探索,说不定还能别有奇遇。

    “净无痕,你们也留在这里,至于宗门里面,我自然会传音交待。不过这内里东西,你们不要乱动,万一引动什么厉害禁制形神俱灭,便怨不得别人。”

    许冰这元婴老怪也是说一不二,当下便将这一众徒子徒孙全部丢在这里面。

    一众蜒蚰人和妖兽也被王冬暂且留了下来。

    如此一来,即便再来一两个洞天级的强敌,也足以应付。

    “你这尊大神,山门如此寒酸?”

    许冰随着王冬一通过传送法阵,刚看清眼前的红叶山,他就顿时毫不避讳的说了句。

    “那你给我贡献点?”王冬嘿嘿一笑,也是毫不羞耻。

    许冰看了王冬一眼,也不多说,伸手一弹,右手指甲缝里灵光一闪,却是冒出一条雨云,这雨云七彩霞光四射,飘飘洒洒直往下落蒙蒙细雨,细雨落下也是五光十色,如同各色珍珠。

    “这是小造化雨云啊。”

    王冬竖了竖大拇指,也才这么说着,哗啦啦,灵田方向就已经冲出了一群吠陀族人,这些吠陀族人都是喜出望外,突然觉得灵田里面有了些说不明道不清的神韵。

    一看到这么多吠陀族人,许冰顿时眼睛一亮,“看来你所言不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