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更进一步

    一群吠陀族人也是惊喜不已。

    这一条小造化雨云里的每一滴雨珠落到地上都是碧油碧油的一阵阵灵气直冒。

    刚刚有一群吠陀人正好在移种叶结衣之前从坊市上买来的灵剑棠,结果这雨珠一落,一株株刚刚移种完成的灵剑棠直接便唰唰唰的生长,开出一朵朵剑状的红光。这

    灵剑棠的品阶很一般,只是有着辅助吸纳灵气,提升一些灵田土壤灵力的功效,但是吠陀族人不是天生的修士,他们对于植株不以品阶来划分,这灵剑棠的长势看起来十分喜人,他们便是由衷的高兴。这

    时许冰盯着他们一阵打量的同时,这些吠陀族人也开始发现了许冰的异样。这

    种已经木化的元婴肉身,在他们看来也是十分独特。“

    你们来得正好。”王冬一眼就看见人群中的蕙花,顿时招了招手,“这件事还需要你们帮忙。”“

    什么事情?”蕙花走到王冬面前的时候还在打量许冰。“

    这是别的修行地的元婴大拿,只是肉身寿元将近,用了段灵木续命,但现在这状况你们也看到了。”王冬微微一笑,道:“你们的本命元气是一切灵木之本,我便想用个法阵,借用你们的本命元气,让他老木逢春,直接将他的木化身变成灵木法身,只要这极品灵木身也能吸纳天地灵气,至少便是数千年的寿元,难道还不够他突破元婴?”

    “元婴大拿?”

    一群吠陀族人都是不断的倒抽冷气。这

    元婴期大拿对于他们而言只在传说中存在,没想到今天见到了活生生的这么一大尊。这

    群吠陀族人是在不断倒抽冷气,许冰却是也在心中一阵感叹。修

    行界之中限制一个人的,不只只有际遇,还在于眼界和想法。

    有时候换个想法就能解决难题。自

    己之前一直想的都是元婴如何脱离这个越来越变成枯木的木化身,但是王冬的想法却是将他这个木化身变到极致,变成可供修行的极品灵木身。

    不管是肉身还是灵木身,只要能供修行,能让他的修为更进一步就是好身。不

    过这倒也不能怪他榆木脑袋不开窍,关键是,即便有王冬这样的想法,也要有吠陀族人这种万用的本命元气才行。说

    到底王冬是想法和实施的手段都有,这对于他而言,便凑成了一段大机缘。

    原本他去无定海长生天宝塔就是做了为扶摇洞天发挥余热的打算,若是有大的变故,他元婴元气耗得七七八八,就也了却尘缘,彻底的挂了。

    所以在他看来,能去长天生宝塔就是帮扶摇洞天做的最后一件事,也算是对得起扶摇洞天了,至于现在,那便纯粹是按个人喜好办事了。

    这王冬绝对不是这几个小洲能够容纳的泛泛之辈,他也自然不敢将王冬看成小辈,所以到了这红叶山,他当拜礼一样,也是直接丢出了一条小造化雨云。这

    小造化雨云也是位列祥云榜前百位的奇云,有种不管灵气浓郁程度,自行催长的神妙。

    “当然没有问题。”

    蕙花等人一听只是借用本命元气,当然是满口答应。

    “量估计不少,你们可能会虚几天。”王冬掐指算了算,话说在前头。

    “只是虚几天而已,又不会折寿。这算什么大事。”吠陀族人都很豪爽,听到王冬这么说,甚至都是一阵哄堂大笑。

    “怎么样,还算靠谱?”

    王冬对着身旁的许冰挤了挤眼睛,有些得意的笑了笑,接着便让蕙花将所有吠陀族人聚集过来。

    “那还用说?”

    许冰对着王冬挑了挑大拇指。所

    有吠陀族女战士在几十个弹指的时间内就赶到了王冬和许冰面前。“

    聚木灵阵已经好了?”许

    冰还以为接下来王冬至少要忙个一两天,但是在这些吠陀族人聚集前来之后,王冬只是异常简单的取出了一个阵盘,只是摆动了数个呼吸的时间,他就感觉到了一阵玄妙的法阵光辉笼罩住了前方所有的吠陀族人。

    “老板就是出了名的快。”这

    名元婴老怪的惊诧引起了吠陀族人和过来围观看热闹的蜒蚰人的一阵哄笑。如

    果不是他有着元婴大拿的光环,在场的不少蜒蚰人恐怕要笑话他是乡窝宁了。

    “这种聚灵法阵算什么,我们老板就算是布置双向传送法阵,也是瞬间就好。”几个蜒蚰人忍不住说道。

    “犀利!”

    许冰又对王冬挑了挑大拇指。

    这次不一样,许冰一脸肃然,他是真心觉得王冬厉害。至

    少他修炼了这么多年,从刚刚开始修行到现在,他还没有见过布置法阵如同吃饭一样简单的修士。像

    他这样的元婴大拿当然十分清楚,就算有着这样的半成品阵盘,但是确定道标,调和阵盘上的设定,那也是一个很繁琐而且很容易失误的系统工程。

    他现在在心目中对王冬已经重新定义。他

    觉得王冬可能是传说中出现过的,那种大乘期之上渡劫失败之后又转世重生的怪胎。

    否则就算是衔着金钥匙出生的,哪怕是幽帝的私生子,也不可能拥有惊人资源的同时还拥有这样的通天手段。

    王冬很装啵依的矜持一笑。

    他毫无征兆的直接发动了这个法阵。

    一点都没有仪式感,一点都不庄严肃穆。随

    着一声如呻|吟般的妙声在他前方的这片空间之中响起,所有吠陀族人就像是变成了漏气的皮球,啵啵啵的声音同时响起。一

    缕缕精纯的本命元气就像是被拉长的蜡烛火焰一样,从这些吠陀族人的身上燃起,然后汇聚成一颗颗玄妙的法球。

    这一颗颗玄妙的法球不断朝着许冰飘来,落在许冰的身上。许

    冰的身上产生了一波波玄妙的涟漪,他那如老树干裂的肌肤上,瞬间绿意盎然,竟是生出许多玄妙的灵花、灵草光影。许

    冰的身体颤动起来。

    这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起死回生的秒感比和女修神交还要舒爽一百倍。

    一层绿色的灵雾开始弥漫包裹住他的木化身,一股浓厚的生机开始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