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谁之惊悚

    一群吠陀族人一开始都是大气的无所谓,但是很快这些豪爽的女战士也都微微的变了脸色。她

    们感觉到许冰这个元婴大拿就像是变成了一个无底洞,连续不断的大量抽引她们的本命元气,使得和她们的本命元气融为一体的本命植物都有些枯萎的迹象。

    所幸这样的时间持续得不长。随

    着哔啵一声轻微的绽放声,这种大量吞吸她们的本命元气终止了。

    浓厚到了极点的绿色灵雾在许冰的身躯外形成了一个绿色的蛋壳,接着蛋壳无声的裂开,一蓬迷离的花粉如烟如雾的从蛋壳的裂缝中往外飘散出来。“

    哇!”一

    片夸张的惊呼声如潮水般响起。

    这些花粉都是如同宝石的粉末,璀璨到了极点,而且花粉之中弥漫着如丝如缕直沁心胸的香气。哪

    怕对美好事物最不关心,只关心能不能吃的蜒蚰族人,都是用力的吸着鼻子,吸得鼻涕倒灌。一

    群吠陀族人如释重负。她

    们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本命元气和许冰已经彻底的断开了。

    而此刻在许冰的身上,随着这些花粉析出的,还有一种令她们都感到迷醉的气息。

    绿色蛋壳一阵连响,片片崩落。

    除了胸有成竹的王冬之外,其余所有人的眼睛都瞪大到了极点。许

    冰半木化的肥硕身体已经彻底的木化了,他的肌肤已经全部变成了沧桑的树皮,裂开的树皮下也不是血肉,而是纤维状的灵木纹理。就

    连他的眼睛都变成了两个干涸的深邃树洞,若不是之前就看过这个元婴大拿的本来面貌,新来的看客恐怕会以为这就是一尊灵木木雕。

    然而此时这尊“木雕”的头顶却已经绽开了一朵鲜花。这

    朵鲜花大如碗口,看上去和莲花无异。也

    只不过是几个弹指的刹那,这朵鲜艳如琉璃的粉红色莲花无声的枯萎了。只

    是枯萎的刹那,形成的不是莲蓬,而是一截白生生的藕。一

    股蓬勃到难以想象的灵气就在此时从许冰的头顶一冲出来。只

    见一个白生生的胖娃娃五官和许冰一模一样,在这截灵藕的上方滴溜溜的一转,接着这个娃娃和这截藕便瞬间融为一体。

    咔擦一声轻响。瓜

    熟蒂落一般,一个玉藕般的童子就和许冰彻底木化的身体脱离开来。

    “恭喜道友。”

    王冬微微一笑,对着这个童子挤了挤眼睛。

    这元婴已经形成法身,现在这个童子就已经是真正意义上的肉食真人许冰,至于地上那一大坨灵木,对于许冰而言就像是蝉蜕。一

    群吠陀族人和蜒蚰人看得啧啧称奇,不由得赞叹老板好手段。这

    玉藕童子看上去嫩得滴得出水来,但是面相却是老气,神情和之前的许冰一模一样。“

    甚幸!”玉

    藕童子许冰往身下看了看,这个元婴老怪看着自己的蝉蜕也是一脸的感慨,这种枯木逢春,寿元将尽又突然柳暗花明的感觉,是五味杂陈,不只是惊喜可以形容。

    只是这法身已经铸成,这小红叶山的王冬的确靠谱,现在对于他而言,只差数分火候,再从空间里抽出一些元气,烙成元气法则,再行稳固一些修为。一

    切都似乎很按部就班。但

    就在此时,红叶山外的某处山林上空突然亮起了一道道白昼般炽热的冲霄银芒,古怪的呼啸一阵高过一阵,苍野悲凉。刺

    啦一声裂响,平静的天空硬生生被扯开了一条巨大的裂口。

    一股股空间法阵律动的气息首先从裂口之中疯狂的弥散出来,几乎就在同时,无数道黑色骷髅头形状的阴风,托着一座庞大的阴风山硬生生的从这条空间裂缝之中往外挤出。

    这就像是一个剖腹产。

    只是这个剖腹产就像是直接剖出来一个鬼娃娃花子一样,特别惊悚。这

    个空间裂缝对于这座至少有几千丈高度的阴风呼啸的山脉而言显得有些细小。

    那个空间裂口之中穿出的气息,也是充满了阴冷、死寂、荒芜,还有滔天的杀意。

    除了王冬见过这样的大场面之外,红叶山的人别说是突发状况,就连看戏都没有看过这样的大场面。咔

    擦咔擦一阵阵爆响从沿途的山林之中不断的响起。从

    空间裂口之中呼啸而出的阴风明显都朝着红叶山的山门而来,沿途所有山林的树木在那些黑色骷髅头般的阴风的吹拂下,纷纷爆裂,变成漫天飞舞的碎屑。原

    本苍翠的树木在碎裂的刹那,就被抽走了生气,变成了灰色的朽木。“

    什么垃圾!”许

    冰此时还在回味着那种比高|潮还要美妙的感觉,陡然来了这么一出,而且明显蕴含着强烈的杀意,这便瞬间激怒了这名元婴大拿。这

    种感觉,对他而言就像是在吃着火锅的时候,却来了一群绿头苍蝇,密密麻麻的往他的锅里飞——眼下这些看似异常可怖的剖腹产画面和这些黑色骷髅头的阴风,对于他而言便和苍蝇差不多。

    这种阴风,最多就是金丹初期的威能。

    金丹初期的威能,也敢再他这种在元婴期困锁了无数年的元婴大拿前放肆?更

    何况他之前的木化身一直限制着他施法,他就像是被囚禁在牢笼之中多年,现在终于换了新身,正好可以尽情施法,这和禁欲多年的猛男,骤然看到一个在前面发浪的女修有什么区别?随

    着他那一声愤怒的“什么垃圾”的咆哮,一股可怕的威压在红叶山的护山法阵还没有启动之前,便已经如同火山喷发一样从红叶山众喷薄出去。那

    些呼啸而来的黑色阴风在一刹那就被凝固在空中,然后被空间中亮起的红色光华彻底碾碎。

    许冰玉嫩的脸面上浮现出一层狞笑。那

    些红色光华并未就此消失,而是在空中迅速形成一只红色的巨手,直接朝着那道空间裂缝之中一抓。那

    座阴风山直接就被从空间裂缝之中抓了出来,身外轰轰轰的阴气连炸。阴

    气之中,到处都是碧绿色的磷火飞舞。

    “前辈!”

    阴风山中响起一个惊骇的声音。

    “前什么前,辈什么辈!”许冰冷笑连连,目光闪动之间,当空嚓的一声响,那阴风山被红色巨手抓碎了一块,硬生生从中扯出一道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