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一章 庶民的胜利(第1/2页)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LINGYU8.ORG广州。

    “快,把梯子抬过来!”

    佛山船工陈开向后面一挥手喊道。

    在他后面的珠江岸边,数十名衣衫褴褛的贫苦百姓,抬着一架长梯亢奋地向这边跑着,而在这些人两旁无数破旧的小船停靠珠江岸边,无数同样衣衫褴褛的贫民手持各种乱七八糟的武器,抬着一架架长梯冲向横亘在他们面前的古老城墙,至于护城河对于这些从小在江边长大的贫民来说根本可以无视。

    但却没有明军士兵。

    实际上追杀清军的一个半旅明军至今还没赶到,倒是迫不及待的老百姓先开始攻城了。

    “你头顶!”

    突然间一个人对陈开喊道。

    陈开急忙抬起头。

    头顶的城墙上几个旗人老弱正拼命压低一门大炮准备向他们开火。

    其实城墙上守军数量很少,因为绝大多数清军甚至包括部分驻防八旗都被杨芳带到前线,在明军的追杀和各地百姓的围殴中都完全放羊,直到现在也没人逃回来,话说他们也逃不回来了,所以城内连真正意义上的防御都没有。而且在杨芳惨败的消息传到后,城内的贫民也已经动手了,这时候广州城内浓烟滚滚,喊杀声震天,驻防八旗和那些士绅的团练再加上少量绿营,光对付城造反的老百姓都忙不过来哪还有太多兵力防守城墙。尤其是团练和部分绿营也已经开始倒戈,毕竟这种混乱是发财的好机会,那些已经完全沦为地pi的绿营和本身就是地pi的团练,很清楚这样的机会不能错过。好在驻防八旗因为已经被逼到了绝路上,完全可以说全民皆兵,就连女人和小孩都拿起武器,现在城墙上主要就是这些人,但他们数量太少根本顾不了几十里长城墙,而且即便是这些人也不光是防御外面,一些造反的码头苦力已经在城墙上和他们交战了。

    陈开看着城墙上,毫不犹豫地倒持他手中的长矛……

    实际上也不是长矛。

    就是一个砸断锄刃的锄头,后面镶在木柄上的铁管前端磨尖,基本上就可以当长矛用,他大吼一声猛然向上抛出,正中一名准备点火的老八旗兵,在后者的惨叫声中当胸穿过,那点火杆立刻掉在城墙上。

    这时候那梯子到了。

    但就在架梯子的时候,另一名八旗军捡起点火杆,一脸狰狞地准备点燃大炮。

    几乎同时距离陈开不远处,一个身穿武生戏服的举起弹弓,泥丸准确打在那名八旗士兵的眼上,后者惨叫一声急忙捂眼,而另一名穿戏服的男子向上抛出钩子,抓住绳子几乎一气呵成般转眼上了城头,拎着一把剑就冲向那些八旗兵。此时那些八旗兵也顾不上再管大炮了,举着腰刀上前迎战,但这时候那梯子也到了城头,陈开第一个冲了上去,刚露头对面一名八旗兵就扣动鸟枪扳机,子弹猛然打在他肩头带着飞溅的血肉擦过。陈开凶悍地大吼一声,不顾流血的伤口冲上城墙,看着他狰狞的面容,对面那八旗兵慌乱地想重新装弹,紧接着陈开就到了他面前,这家伙吓得尖叫一声掉头就跑,陈开抬脚揣在了他的屁股上。

    这名八旗健儿就那么惨叫着从城墙上掉了下去。

    陈开拔出自己的锄头矛,转身向右再次掷出,准确地钉在了一名正与戏服男子交战的八旗兵后背。

    “好手段!”

    那男子同样一剑刺死另一名八旗兵然后说道。

    “插鱼练的。”

    陈开咧嘴一笑说。

    “红船弟子李文茂。”

    那戏服男子拱手说道。

    “陈开,撑船的。”

    陈开拱手说道。

    “走,一起杀鞑子迎神皇!”

    李文茂说道。

    两人立刻相视一笑,紧接着同时大吼一声冲向最近的八旗军,原本历史上咸丰年间广东天地会造反的两大首领,就这样提前十几年开始了他们的并肩战斗。

    而就在此时越来越多的梯子搭在了城墙上,仿佛要淹没城墙般,不计其数的贫苦百姓呐喊着冲向城头,城头那寥寥的炮声更像欢迎的礼炮,不多的守军转眼就被几十甚至上百倍的贫民淹没。此刻广州城从某种意义上说,实际上已经被攻破了,根本就不需要明军动手,甚至都不需要其他地方的义勇赶到,仅仅广州城内,再加周围南海,番禺,花县等地的,至少二十万贫民内外一起动手,轻松推翻了大清国在这座城市两百年的统治。

    “这就是人民的力量啊!”

    距离广州还有好几里的江面上,杨丰看着这一幕感慨地说道。

    很显然这一幕令他颇为意外,虽然知道这时候清朝统治的糜烂,但却没想到糜烂至此,难怪原本历史上一鸦让不到一万英国海陆军,十几艘战舰就打得跪地求饶,话说就那十几艘战舰还绝大多数都是巡洋舰,真正意义海战主力不过才三艘七十四炮的三级舰,而且英国陆军中还有大量殖民地军,也就是印度的土著士兵,话说这大清国的军事力量完全就是纸糊的啊。

    实际上他不知道的是,此刻真正在城墙上抵抗的八旗老弱病残还不足两千,其他……

    话说这时候最明智的选择是跑路好不好。

    正当两千忠勇的八旗健儿在城墙上为咱大清流尽最后一滴血时候,城内包括琦善在内,所有官员士绅还有那些头脑清醒的旗人,全都在逃离这座城市。这时候大清官员的节操早已经喂狗了,还指望他们为爱新觉罗家尽忠也未免太天真了,如果还有希望他们或许会考虑坚持一下,可目前这种局势下还不跑就是傻子了。这些贫民攻城他们还有跑的机会,要是明军大举开到就连跑都没机会了,就这样如同八国联军进北京时候一样,还没等明军到达,以钦差大臣琦善为首的广东官员弃城而逃。

    “陛下,定远号报告,两艘英国战舰到达虎门。”

    他身旁的陈六说道。

    而他的旁边是一个守着电报机的小女兵。

    “看来义律真想找打啊!”

    杨丰背着手冷笑一声。

    “那就满足他的要求,给杨钊发报不用打虎门炮台,直接揍英国人,正好也让他练练手,欺负鞑虏水师也没什么意思,打之前先告诉英国人,他们未经大明帝国允许擅自进入大明帝国领海属于入侵,也别说咱们不讲道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