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二章 人民的审判

    “该死的,你们往哪儿打?”

    遍体鳞伤的德鲁伊号上,脑门上还流着血的伯麦悲愤地吼叫着。

    就在同时一枚至少六十磅重的炮弹恍如流星般,狠狠撞在他不远处的甲板上,伴随着一声巨响,碎木如散弹般飞射,倒霉的伯麦被一块碎木正插在大腿上,他惨叫着跪倒,而那炮弹击中处赫然多出一个大窟窿,里面立刻就是一片惨叫。

    呃,清军所有大炮全都对准了他们在开火呢!

    而且完全没有任何迟疑,威远和靖远两座炮台上所有大炮,全都是对着英军开火。

    话说虎门要塞火力那是堪称变tai的。

    虽然原本历史上这座要塞给英国人造成的损失微乎其微,但凭良心说这座要塞真得很强,威远岛上包括威远,镇远,靖远在内几个炮台加起来火炮超过两百门,而且珠江中间上横档与威远炮台之间还有拦江索,上横档还有一座炮台,而珠江西岸也有一座,如果加上第一道防线的大角和沙角,整个要塞火炮加起来超过四百门,拥有大量相当于欧洲五十磅以上的重炮,尤其是那些万斤巨炮威力更是威力巨大,其防御能力丝毫不输于欧洲的顶级要塞。

    原本历史上英军可以拉开距离凭借实力硬砸,虎门之战是那三艘七十四炮三级舰全部上阵,尤其是顶层甲板上三十二磅卡隆炮仰射开花弹,再加上清军作战意志悲摧,哪怕关天培英勇也弥补不了整个体系的糜烂,这才成就了英军的胜利,随便换一支不那么烂的军队就能给英军重创。

    但伯麦此时不一样啊!

    他是来寻求帮助的,他几乎就在清军所有火炮射程內,他离威远炮台就才几百米呢,这样的距离完全就是靶子,尤其是那些重型岸防炮更是威力可以尽情释放,清军威远,靖远两大炮台上百门大炮,一轮齐射就把倒霉的加略普号几乎打烂,这艘小巡洋舰甚至立刻就开始了下沉。

    而这一幕让关天培也傻了。

    “你们打哪儿?”

    他怒发冲冠般薅住一名军官的衣服拽起他吼道。

    “军门,小的家在这儿呀!”

    那军官哭丧着脸说。

    关天培愣了一下,然后看着四周那些军官和士兵不友好的目光

    的确,他们家都在这儿呀!

    虎门要塞守军不是那些从各地调来平叛的,这是祖祖辈辈都居住在这里的,除了少数军官和将领外那些下层军官和士兵都是本地人,他关天培可以为大清尽忠,因为他投降的话他在江苏的家人得抄斩,可这些士兵不一样,要是大清还有希望,大家为皇上尽忠了还能换个封赏,但这大清有个屁希望,大家尽忠了回头在广东的亲人也得被明军抄家,根本死得毫无意义,相反倒戈就不一样了,他们是绿营又不是八旗,哪怕那些军官也一样,杨丰的确杀那些官员,但前提是没有倒戈立功的,而打沉英国战舰明显算倒戈立功了。

    “你们,你们这些乱臣贼子!”

    关天培无可奈何地仰天长啸,然后一下子把刀放在了脖子上。

    不仅仅是他,那些家在别的地方的将领,也都相继把刀横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然后一脸悲愤地仰天长啸,不过这一次没人阻拦,那些绿营士兵连理都没理他们,继续在那些下级军官指挥下用他们的大炮瞄准德鲁伊号狂轰,而远处的定镇二舰同样击中火力轰击这艘战列舰,跪在甲板上的伯麦就这样悲愤无言地看着自己的战舰在集火中粉碎,直到他自己也粉碎。

    “皇上,臣有负圣恩啊!”

    关天培看着已经开始下沉的德鲁伊号悲号一声,用腰刀毅然在脖子上狠狠地一拉……

    “你居然没跑?”

    广州两广总督府内,杨丰颇有些意外地看着伍秉鉴,这个乾隆时空他的手下至今还没死呢!此刻正颤巍巍地趴在他脚下,话说这的确挺让他感觉意外的,要知道伍家可是十三行的首领,广州士绅搞团练他们家也是带头的,实际上跟英国人合伙走私鸦pian也是他们为首。原本历史上林则徐之死有一种说法就是被他儿子伍绍荣毒死,林则徐二任钦差大臣查办教案在普宁猝死,临死前说了三个字星斗南,而这三个字以他的闽南话应该是新豆栏的谐音,而新豆栏则是十三行所在街。

    所以在杨丰看来,伍秉鉴不可能留下来等死的。

    然而他却留下了。

    “陛下,草民愚钝,不识天命抗拒王师死有余辜,但垂暮之年,不愿客死异乡,故斗胆前来请罪于陛下,草民不敢逃死,陛下纵然赐草民以死亦不敢有怨言,惟愿陛下赐草民以全尸归父母之墟,草民所有之一切皆献于陛下赐之百姓以赎草民之罪。”

    伍秉鉴小心翼翼地说。

    “你觉得我这就不好意思杀你了?”

    杨丰冷笑道。

    “呃,草民任凭陛下处置!”

    伍秉鉴说道。

    “不杀你倒也不是不行。”

    杨丰沉吟一下,说到底这也是乾隆时空自己的内阁尚书,当然,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伍秉鉴还有很多东西没掏出来。

    “把你在东印度公司的债权,把你在美国投资的股份,把这些统统献给国家,那么我就不但不会杀你,你们伍家的产业除了土地以外,其他都可以继续保留,虽然我要均这天下的贫富,但也不是不允许你这样的人存在的,你们的确有罪,但你们的罪行终究不能和鞑虏一并视之。”

    他紧接着说道。

    这才是他最想要的东西。

    伍秉鉴的财富很大一部分都在国外,东印度公司的债权,虽然美国的铁路矿山存疑,但他的确在美国有大量投资,要不然也不可能想过移居美国,杀了伍秉鉴这些就便宜了英美两国资本家了。

    这种事情很显然就不划算了。

    伍秉鉴死不死不重要,他在海外的这些投资很重要,如果能获得他的这些投资,那么杨丰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向英美渗透,依靠着军事实力做后盾,依靠着伍家的那些投资作为法理依据,他可以轻松对欧洲和美洲进行大规模经济渗透,毕竟他短期内不可能扩张到这些地方,那么从这些地方吸血才是最重要的。

    “陛,陛下,草民的财产都在国内哪有海外资产。”

    伍秉鉴趴在那里战战兢兢地说。

    “你这就很不好了,你觉得可以欺骗一个神仙吗?我给你机会,但你不要觉得我很好欺骗,你们伍家可是一个大家族,你的那些儿子可都是有鞑虏官衔,他们的确跑了,但他们能跑到哪儿去呢?你不要以为他们可以逃脱人民的审判,我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拿下广州,你觉得这天下还需要多长时间吗?他们就算跑了也早晚会被我抓住,那时候你想不想看你们伍家男人满门抄斩,你们家的女人流放婆罗洲去给那些淘金者生孩子?”

    杨丰恶狠狠地说。

    “陛下……”

    伍秉鉴趴在那里悲怆地说。

    “给你一个小时考虑,把他带下去冷静冷静。”

    杨丰挥手说道。

    两名士兵立刻把伍秉鉴架出去。

    “下一个!”

    杨丰说道。

    下一个是颠地。

    马地臣和查顿是一伙的,他们的怡和或者现在名称查顿和颠地的宝顺是对手,所以马地臣两人跑澳门去之前并没有通知他,倒霉的颠地在贫民攻破广州之后,带着水妖号上的一群水手进行了顽强抵抗,造成了上百贫民义勇的伤亡,直到那些义勇们拖了十几门劈山炮才解决他。

    “我是英国人,我受英国的法律保护,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一脸血的颠地嚎叫着。

    很显然他被那些愤怒的百姓打得已经昏头了。

    “把他和所有在城内助纣为虐的英国人脑袋统统砍了,然后装箱一起送到义律那里,就说虽然这些人罪有应得,但我大明网开一面,允许他们归葬故乡。”

    杨丰就像拂去只苍蝇般,挥了挥手说道。

    士兵立刻把颠地拖出去。

    “下一个!”

    杨丰紧接着说道。

    下一个还是鬼佬,而且还是三个。

    “你们倒还算老实。”

    他看着被带到自己面前,而且老老实实跪倒的福布斯兄弟和华伦.迪兰诺,这是旗昌洋行的,前者中的老大约翰.福布斯是约翰.克里的曾曾外祖父,而迪兰诺是罗斯福的外祖父,他们都是美国在华贸易的代表人物,当然也是卖鸦pian的。所以美国在鸦pian贸易上可没公知们说的那么纯洁如白莲花,旗昌洋行是广州第三大鸦pian贩子,仅次于马地臣和查顿的查顿洋行也就是怡和,还有颠地的宝顺洋行,虽然因为实力不济,不可能有英国人的霸气倾销,但美国人也代理着产自奥斯曼帝国的小土贸易。

    另外他们还是伍秉鉴的重要合作者。

    “陛下,我们只是商人,不敢做贸易以外的事情,而且我们认为陛下进行的是一场神圣的战争,就像华盛顿带领我们从英国人的奴役下获得解放一样,您也在带领这个国家的人民从鞑靼人的奴役下获得解放。”

    约翰.福布斯毕恭毕敬地说。

    他弟弟和迪兰诺立刻附和。

    “哈哈,说的好,我就喜欢你们这种懂事的,你们会得到奖励的,以后你们就代理我的止疼药了!”

    杨丰满意地说。

    “陛下,您的慷慨和仁慈简直如同天上的阳光。”

    迪兰诺激动地说道。

    止疼药啊!

    这可是真正的好东西,东印度公司代理这个正大发横财,虽然据说这位皇帝把欧洲和亚洲的代理权都交给了东印度公司,但对旗昌洋行来说剩下往美洲销售也一样会财源滚滚,波士顿,纽约,费城那些美国富豪们会把这东西当宝贝的。

    更别说还有南美各地市场了。

    “对于那些懂事的人,我一向都是慷慨仁慈的,倒是那些自以为是,自认为是什么强大帝国的家伙,我很喜欢抽他们耳光,让他们清楚自己的身份!”

    杨丰说道。

    福布斯兄弟和迪兰诺露出会意的微笑。

    “你们是怎么到广州来的?”

    杨丰很随意地问道。

    “回陛下的话,我们是从波士顿启程横跨大西洋,然后绕道好望角进入印度洋,再沿着海岸线一站一站航行到中国。”

    迪兰诺说道。

    “这么麻烦?那走一趟岂不是得大半年时间?我们之间好像就隔着一个太平洋吧?你们为何不横跨太平洋直接到这里呢?我记得很早之前就有人这样走了?为何直到现在你们还需要从欧洲绕道好望角呢?如果能够在太平洋上建立起沟通的桥梁,我们之间的贸易岂不是更加繁荣?甚至以后你们美国人代理中国到欧洲的贸易都完全可以,毕竟从中国到欧洲需要绕过非洲。”

    杨丰好奇地问。

    福布斯兄弟和迪兰诺面面相觑。

    “陛下,陛下有所不知,美国是在美洲的东部,从波士顿走太平洋到中国同样需要南下绕道麦哲伦海峡,距离并不比走好望角更近。”

    迪兰诺说道。

    “那么从美洲西海岸到东部没有道路连接吗?”

    杨丰问道。

    “没有,中西部都是红鬼,他们是野蛮的土著人,会杀死所有进入他们领地的外人,而且西海岸也没有真正的港口,只有沿海有很少定居者,他们也不是美国人,而是西班牙人,如果按照领土算,西海岸的土地是墨西哥的。”

    迪兰诺说道。

    “西班牙人?我不喜欢他们!”

    杨丰鄙夷地说。

    “我倒是很欣赏你们,至少你们比别人更懂事,把地图拿来!”

    紧接着他对身旁的侍从说道。

    后者立刻在他面前摆上一幅世界地图,然后杨丰把福布斯兄弟和迪兰诺叫到跟前一起看地图,这几个家伙殷勤地向他介绍美洲的形势,尤其是从美国到中国的主要航线,听得神皇陛下连连点头,而且露出一副深思熟虑的表情,很快半个小时过去,当一切都介绍完以后,杨丰突然把手往北美的地图上一拍,在福布斯兄弟和迪兰诺愕然的目光中宣布了他决定。

    “我决定,在北美修一条纵贯东西的铁路,就从这里开始,向东一直修到纽约去!”

    他指着旧金山说道。

    “呃?!”

    福布斯兄弟和迪兰诺全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