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诺斯替

    本章副标题:就知道你们喜欢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其实我也爱写!

    ………………………………………………………………

    “如果检视SCP基金会的历史,那么你会发现有很多证据也有很多目击者可以证明,袁燕倏建立的SCP基金会只不过是真正的SCP基金会的北美分部罢了。

    这不是笔者的一家之言,这是连袁先生本人都承认的事实。而且他还宣称SCP基金会具有上万年的历史,甚至人类最早的两河文明都比这个组织诞生得晚。

    那么真正的SCP基金会,或者说SCP基金会在历史上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呢?

    笔者经过大量的研究发现,SCP基金会确实是一个非常古老的国际性秘密组织。虽然其历史没有袁燕倏号称的上万年之久,不过最早确实可以追溯到公元前三世纪。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中国。

    这位中国人称之为“祖龙”的首位大皇帝不但要混一天下,还要规范中国人的思想。当然还有一种说法,他因为征求长生不老药被方术士愚弄而恼羞成怒。

    不管什么原因,秦始皇下命令要求当时各国那些半公开的方术士放弃他们的学说,并且上缴他们的学术资料。按照袁燕倏先生的说法,这些方术士便是“竹林贤者”。

    对于那些顽抗到底的竹林贤者,“乃自除犯禁者四百六十馀人,皆坑之咸阳,使天下知之,以惩后。”。

    这就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焚书坑儒”。

    有一些不愿意屈从大皇帝淫威的中国方术士只好被迫逃离,这些人当中有一支向西向西再向西,最后沿着古丝绸之路抵达了古罗马帝国的统治区域。

    这些方术士的后人顺理成章和地中海沿岸的同行们合流,于是在公元前后,诺斯替教派兴起。

    “诺斯替主义“(Gnosticism)来源于希腊词gnostikos,即knower,指一个拥有诺斯或“秘密知识“的人,亦称“灵智派“、“神知派“。

    这是当时罗马帝国时期在地中海东部沿岸各地流行的许多神秘主义教派的统称。

    顾名思义,这个教派认为物质和肉体都是罪恶的,只有领悟神秘的“诺斯“,才能使灵魂得救。掌握这种真知的人叫做“诺斯替葛“(希腊文Gnostikoi,意为真知者。)

    从这个的角度看,诺斯替教所提出的神秘主义和道家的主张十分相似。

    这种神秘主义主张灭绝人类自身的意识,追求上天或者自然授予人类的知识。并且宣称只有拥有神秘真理的人才能真正得救。

    如果把希腊文的“知识”翻成中文“道”的话,把“真知者”翻成“真人”的话,那么就会发现诺斯替派和道家如出一辙。

    而诺斯替信奉的神明也很古怪,不同于古希腊古罗马那些“近人之神”,也不同于犹太人那位爱发脾气的耶和华,诺斯替的神是一个完全不搀和世俗的他者、未知者。

    这个隐藏的神是一个虚无主义的概念:从他那里没有流溢出规范,也没有流溢出自然的律法以及作为自然秩序之一部分的人的行为的律法。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句话乃是诺斯替教派神明最好的注脚。

    另外,诺斯替当中某些教派认为肉体邪恶而灵体良善,进而提倡放纵肉体行淫,允许百姓在寺庙与女祭司发生yin乱。

    这又和中国方术士的黄赤之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以上这些内容就能说明这两者之间实在太相似了,很难以单纯的巧合来说明。

    诺斯替最早的那些核心教派比基督教的形成还要早一点,并且盛行于2-3世纪。

    而在其盛行时期,一部分基督教徒都被诺斯替教派所影响,但是他们那种“追求真知”的教义和“因信称义”的基督教正统格格不入,所以被斥为“异端”。

    这部分“基督教徒”创作了大名鼎鼎的《犹大福音》。《犹大福音》颠覆了《新约》,宣称犹大其实是耶稣最亲密的朋友、最忠实的门徒,他之所以出卖耶稣,完全是出于耶稣授意,将耶稣交给当权者处置。为的是要完成上帝的救赎计划。

    《犹大福音》冲击了传统基督徒的的视角和道德观,乃是正统教派眼中的“魔鬼的辩护书“。

    所以,中国方术传承者开创,至少是深远影响的诺斯替教派实际上是共济会、炼金术士和魔鬼崇拜者的前身。

    可是到了公元六世纪,诸多的诺斯替教派突然烟消云散,我们只知道有一些人去了波斯,成为了摩尼教的先驱。

    那么其他的“诺斯替葛”去哪了呢?

    也许袁燕倏的SCP基金会给了我们答案,而他本人就应该是一个“诺斯替葛”。

    证据有很多,让我们一条一条来看:

    首先,他的私生活就非常开放,而他在这方面的能力让人叹为观止,还保养得非常不错。

    仔细看他的照片就知道,他一生之中的容貌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好像整个人都定格在二十多岁一样。

    然而四处留情的他偏偏一个孩子都没有。

    这正是中国房中术当中的“能善补导之事,取精于玄牝。其要谷神不死、守生养气者也,发白而黑,齿落更生……玄牝之门,庶几可求。”。

    其次,他本人也宣称SCP基金会是隐藏在历史幕后的神秘组织,甚至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还和世俗政权、各大教派合作过。其中甚至包括了罗马公教的异端裁判所。

    所以很有可能从公元6世纪开始,诺斯替中的核心教派就开始不再那么大张旗鼓地自立教派,改为销声匿迹地走秘密路线了。

    那么作为一位高阶的“诺斯替葛”,袁燕倏先生跑到美国来建立一个打着SCP基金会的旗号,实则是诺斯替教会的组织,这再正常不过了。

    最后,袁燕倏先生虽然一直宣称自己是无神论者,并且写了很多反对基督教的小册子。可是他实际上却是一个伪装成无神论者的“宿命论者”。

    所以他后来和“二十世纪最大的诺斯替教徒”卡尔-荣格引为知己并非偶然。

    1930年荣格首先使用“共时性(Synchronicity)“一词来对占卜和预言这样的超自然现象进行描述。

    促使他对这些现象进行关注的原因是因为荣格发现在其一生中发生相当多“有意义的巧合“事件,用“巧合“来解释往往不能令人信服。尤其是如果一个人一生中多次经历类似的巧合时,这种概率解释就更加缺乏说服力了。

    比如说某些人总会有“我曾经见识过这个场景”的那种既视感。

    当他遇见了袁燕倏先生之后,他更加相信这些超自然现象有着心理学方面成因。

    在袁先生的点拨之下,荣格接触到了中国古代哲学,认识到共时性和不可名状的“道“这一观念之间的对应。

    他认为共时性事件旨在“一切存在形式之间的深刻和谐“。因此,不管是《易经》,还是塔罗牌,一旦让人体验到这种和谐,它就变成一种巨大的力量,给予个人一种超越时空的意识。

    而袁燕倏则在其基础上发展出了“心灵史学”……

    ——节选自丹布朗《SCP密码》

    “心灵史学这是一门综合了经济学、历史学和人类学研究的综合型学科。

    按照创始者袁燕倏先生的说法,单个气体分子所做的是无法预测的“布朗运动”,但作为一个整体,气体的运动却遵循许多科学规律。

    那么人类也应该遵循这一原理,个人的行为固然难以预测,但人类作为一个群体,其行为却必定呈现某些规律,从而可以预测。

    反过来说,如果人类群体可以预测,那么个体的行为也并非完全无法预测。

    因此不管是从经济层面、科技层面乃至于社会层面,我们人类能对自身和整体做出准确的预判。

    袁燕倏先生宣称,只要能完善心灵史学,就能避免那些不义的战争,甚至连经济危机都能消弭于无形之中。

    他后来又把信息论、系统论、控制论、博弈论、决策论、运筹学、统筹学、概率论、拓扑学、气候物象学、人文地理经济学、天体物理学、统计社会学……等等全都引入了心灵史学,最终就让它成为了整个二十世纪最显赫的一门显学。”

    ——节选自《SCP百科:心灵史学》

    “心灵史学研究学会成立于1930年,第一任会长是当时刚上任的美国陆军总参谋长,也是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陆军总参谋长——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四星上将(临时)。

    这个研究学会一开始就得到了美国陆军和国防部的资助,不仅是麦克阿瑟,包括艾森豪威尔、马歇尔、巴顿和阿诺德(笔者注:当时没有空军,只有陆军航空队)这样一批二战名将都是其会员。

    那么袁燕倏先生的心灵史学和美国军方有什么关系呢?

    因为根据袁先生在二三十年代的长期研究,他断言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会发生一场史无前例的世界性大战。美国在这场战争中最大的敌人便是日本、苏俄和不列颠,还有加拿大!

    而当时美国军方很多人对这个观点深以为然,还对心灵史学深信不疑,于是纷纷加入了这个研究学会。

    怎么说呢,现在看来有些可笑,但是二十世纪初的加拿大军方确实有个“以攻为守”的军事计划。

    当时加拿大军方掌握的情报显示,美国正在研究入侵及吞并加拿大的作战方案。对此,加方军政两界都非常紧张,紧急召集人手研究对策。由于美国比加拿大强太多,无论怎样防守,美军都将呈现出碾压的态势。

    有人提出既然守不住,为什么不采取先发制人的进攻策略呢?如果加拿大的军队能攻入美国本土,那美军肯定不敢入侵加拿大!

    在美军入侵前夕,加拿大陆军将集中精锐力量从西线向美国发起进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西雅图、波特兰等城市。他们谋求打乱美军的进攻计划,等到英国的支援,从而保全加拿大领土。

    1921年4月,这份“入侵”美国的计划正式被加拿大国防部采纳,代号“国防部一号计划”。(笔者注:史实如此。)

    然而这份计划最终泄露了出去,引发了美国军方当中“少壮派”们的极大反应。

    和这些少壮派们的私人关系相当不错的袁燕倏先生告诫他们,不列颠这个邪恶帝国为了保持独霸的地位是无所不用其极的,肯定会想办法削弱美利坚。

    而这根搅屎棍又是有名的“有奶就是娘”,为了压制美国,别说同属英联邦的加拿大,就是日本,甚至苏俄都有可能和他们建立军事同盟。因此美国军方尤其是陆军必须未雨绸缪。

    在麦克阿瑟等人看来,没有英国人撑腰,不管日本、苏俄还是加拿大都是不敢和美国开战的。所以最要紧的还是对付他们的表兄。

    于是在这位陆军总参谋长的主持之下,美国制定秘密计划,作为加拿大的“国防部一号作战计划”的反计划。

    他们图谋消灭英国驻加拿大与北大西洋的陆军部队,然后摧毁英国的贸易能力。美军还将向加勒比海与西海岸推进,阻止英国从欧洲、印度或澳大利亚等地对美国发动报复行动。

    为此在1935年,美国举行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军事演习,并在距离加拿大东部边界仅半小时车程的纽约州多姆堡部署了军队与军火。

    美国打算派出空前绝后的大军入侵加拿大,用大型炸弹轰炸重点工业目标,更会动用生物武器。

    这份计划名为“红色帝国”。(笔者注:史实如此)

    在这份计划的基础之上,心灵史学研究学会还制定了一个更加宏伟更加积极的军事计划。

    美国会和德国结盟,南北夹击英国和法国,并且一同抵抗那个真正的红色帝国,

    而借着这个机会,美国可以以菲律宾为跳板夺取欧洲列强在太平洋上的各个殖民地,也可以和中国结盟进军印度。

    这样才能使英国彻底臣服于美国,美国也能真正成为这个行星的主宰。

    而这份计划名为“谢顿计划”。(注释1)

    当然,这个名字来自于袁燕倏先生的《基地三部曲》。”

    ——节选自《心灵史学研究学会和美国军方关系研究》

    ……………………………………

    注释1:不明白这个老梗的病友,可以百度“谢顿计划+黑岛人”。顺便说一句,黑岛人是个死太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