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金本位 中

    本章副标题:当经济学家就不用拜堂口了吗?

    ………………………………………………………

    对赛里斯人来说,1921年五月份最值得一提的一件事情就是帝都八所公立学校的教师们联合起来向北洋政府……索薪!

    这八所学校便是北京高等师范学校(北师大的前身),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后改名为北京女子师范大学,1931年和北师大合并。),法政、医学、工业、农业、美术这五家专门学校。另外一所就是……北大!

    实际上,从1919年开始帝都公立学校教师们和教育部公务员们就经常拖欠薪酬,搞得后来和鸿渐先生齐名的鲁迅先生经常要来个校园贷。

    1920年,教育部公务员开始组织起“索薪团”,跑到财政部门前静坐示威。

    1921年4月8日,以上八校教职员因抗议北洋政府克扣教育经费全体辞职,并通电全国。北洋政府只好承诺尽快拨款。

    1921年5月16日,因政府开空头支票,没有实现上个月的承诺,八校教职员再次辞职。

    1921年6月3日,八所高校师生和15所大中小学学生联合赴总统府请愿,在新华门遭到总统府卫队的毒打,被卫兵用枪柄、刺刀击伤10余人。史称“六三(索薪)惨案“,亦称“新华门事件“。

    还好还好,比起那两个敏感词,这两个词汇差了一丝丝。

    所以说人比人气死个人,比起民国武装索薪第一人来说,这些家伙真是废柴啊;比起我们的袁大师来说,这些家伙真是卢瑟啊,

    1921年5月18日,星期三下午两点。

    作为人生温拿的袁燕倏自然一点不关心赛里斯的帝都五月份已经发生的事情,他关心的是赛里斯的魔都七月份将要发生的事情……

    “皮卡皮卡。”

    “尼奥,我们到了。”

    袁大师向着提醒他的尤里安-钱德勒教授点了点头以示感谢,然后从车窗里面打量着他们此行的目的地——哥伦比亚大学。

    其实哥伦比亚大学也在纽约曼哈顿岛上,哥大的英文名称就Columbia University in the City of New York。直译就是在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

    这是为了和其他“哥伦比亚大学”做区分。比如加拿大就有一所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简称UBC,又名“卑诗大学”)。

    实际上,来自哥伦布的“Columbia”本来就是美洲的一种代称。

    不过哥大不像NYU就在热闹的半岛中心,而是在比较“偏僻”的上西城的晨边高地。

    袁鸿渐同学这心里面就开始埋怨起自己的大曾伯祖父了,这都来美利坚留学了,你不读个哈佛耶鲁已经不大好意思了,怎么连哥伦比亚大学都上不了呢?

    人家哥大著名中国校友是唐绍仪、顾维钧、胡适、宋子文、马寅初、冯友兰、蒋梦麟、陶行知、金岳霖……

    对了,还有和金岳霖一样爱上人间四月天的徐志摩。

    还对了,原版的袁燕倏和金岳霖那也是见过面的,因为1920年人家就在哥大读政治学博士,不过当现在这个版本穿过来的时候,金岳霖已经去英国了。

    这些人物说出去那都是如雷贯耳,连百度都不用百度,多有派儿!

    自己NYU著名中国校友是马英九……他老人家除了帅气之外就是丧气,不说也罢。

    无形之中就让自己的逼格降低了好几分呐。

    这可不行啊,老子以后一定想办法和胡适一样弄五、六十个……不对,三位数的荣誉博士当当。

    就在袁大师打定主意来个“百士斩”的时候,载着他和钱德勒教授的汽车就来到了哥伦比亚大学……旁边的酒吧。

    哦,现在实行禁酒令,所以这些酒吧改成男子俱乐部了。

    而听上去牛逼哄哄的美国经济学会(American Economic Association,简称AEA)在这个时间点上其实仍然是一个美国经济学家们自发组织的俱乐部。

    AEA最早可以上溯到1885年,一帮激进的年轻的德国历史学派的经济学家们在纽约建立了一个联谊会,然后影响力越来越大,参加的经济学者也越来越多。

    到了1894年,前面提到过了约翰-贝茨-克拉克成为了AEA的主席,在他的努力之下,这个联谊会向着学术组织转型,到了1900年就真的变成一个非正式的学术组织。

    补过1921年的美国经济学会还是没有向官方注册成为合法组织,要到两年后的1923年才算是正式成立。

    于是当我们的袁大师走进这间男子俱乐部的时候,有些失望的发现里面就是一帮大老爷们抽着各式各样的烟草,喝着……那个茶水,聊着大天。

    “钱德勒教授,欢迎你啊。”

    见到有人进来,靠近门边的座位上站起了一位六旬上下的大高个,他长着一张大长脸,还有一只大鼻子,一头白色的头发支愣着,再配上一副金丝边眼睛,显得非常的知识分子。

    “达文波特教授,很高兴再次见到你。”

    两人笑着握手还拥抱了一下,然后老钱德勒先生指着袁燕倏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的学生,尼奥-袁博士。”

    “而这位是赫伯特-约瑟夫-达文波特(Herbert J Davenport1861-1931)教授,也是这一届AEA的主席,现在是康奈尔大学经济学系的教授。”

    AEA的主席基本上是一到两年一换,而原本那条时间上的1921年确实就是这位达文波特教授担任主席。

    AEA现任主席用欣赏的目光打量了一下袁大师……这不是因为他的性取向有问题,而是因为这位老兄也是奥地利学派的成员。

    达文波特教授颇为客气地主动伸出手道:“袁博士,很高兴见到你。你的《Socialism》我读过了,写得相当不错呢。”

    “谢谢你的夸奖……”

    行了,有你这句话等大萧条的时候老子就要拉你一把。

    没错,这位达文波特教授和欧文-费雪一样被大萧条给坑惨了。

    哎呀,这种事情说出来真是太给我们经济学家和奥地利学派丢人了啊。

    袁燕倏上前一步握住了对方的手道:“达文波特教授,见到你是我的荣幸。我也读过你的《企业经济学》、《资本主义和市场价值》、《价值和分配》……”

    他霹雳巴拉就报了一堆菜名……嗯,书名,让人家忍不住打断道:“袁博士,不好意思,我的这些作品你都读过吗?”

    “读过啊,我真的全读过的。”

    我们的袁大师眨巴着眼睛,露出无比真诚地表情道,“达文波特教授,而且我还把你的那些精彩段落都给背下来了!”